<address id="tdlxn"><nobr id="tdlxn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dlxn"><nobr id="tdlxn"><meter id="tdlxn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
                極晝 前天

                7 個廣西女孩結伴闖上海,六年后只剩一人留滬,住進房車

                摘要

                25 歲的信鵬坤和女友過去一直租房生活,定期將一部分工資劃給房東。但有一天,他決心暫時逃離,去過另一種生活。他買了一輛房車,帶著全部家當,住了進去。在他看來,租房麻煩多,難搞的房東、不易相處的室友,還有隨時搬遷的可能,而房車可以成為獨屬自己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  和人們的浪漫想象不同,和信鵬坤一樣,很多人出于現實才住進房車。在深圳工作的小李哥家在惠州,常因為堵車遲到被罰款,買不起房,他買一輛房車停在公司樓下,一周住五天。還有一位在上海工作的 30 歲男士,想要的是一個 " 不被打擾的居住環境 ",最經濟的方式,就是花 35 萬買下并改裝了一輛房車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也清楚,這是一種 " 臨時性 " 的生活,比如突來的疫情封控會將他們趕下車,未來成家的計劃也可能會中斷這種生活?;蛟S,沒有人能永遠住在房車上,但至少現在,他說,這樣的生活沒什么好抱怨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和女友阿秋收拾飯桌。本文圖片均由講述者提供

                | 李曉芳 編輯 | 周航

                25 歲的房產中介信鵬坤知道房子對人們的意義,在通用的社會評價體系里,或早或晚,你總得買房。信鵬坤理解并認同:" 這是一個人生大事,是人生清單上必劃的一項。"

                而在攢夠錢買得起房之前,人們租房。在信鵬坤工作的上海市楊浦區,46 平方米的兩室一廳,租金 6200 元;39 平方米的單身公寓,4300 元;還有 70 來平的三居室,最后擠下了 15 個人。那些面孔和信鵬坤一樣年輕,他們工作,掙錢,定期將一部分工資劃給房東,信鵬坤熟悉這種生活,也同樣過著這種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有一天,他決心暫時逃離,去過另一種不在傳統框架內的生活。他帶著全部家當,住進了一輛房車。

                做出這個決定沒什么困難的,信鵬坤說。大約是去年春天,他從網上看到一則房車的資訊介紹。他第一次了解到,原來還存在這樣一種生活方式,看起來似乎更浪漫,更自由。當然,促使他做下決定的還有一個更現實的考量——住房車似乎比租房更經濟實惠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算了一筆賬,他當時的房租是每月 4000 元," 我買輛 10 多萬的房車,差不多就是我住兩年房子的租金。兩年 10 多萬是全給房東的,但我買輛房車,住兩年之后不想再住,那我也白得一輛車,最不濟還能放著當倉庫使。"

                接下來的三四個月時間,他開始閱讀更多文章,比如車型介紹、布局改造,大多偏技術向。他很少看房車生活類短視頻," 那始終是別人的生活,你不可能照搬。" 他試遍了市面上幾乎所有房車車型,還租了一輛,一路從上海開到蘇州。又去房車營地住了幾晚,和車友們線下交流了一番。最終選定車身更大,但移動相對不便,需要前車牽引的拖掛式房車。

                他挑中一輛二手拖掛式房車,兩個房間,一個小客廳,一個浴室,20 多平方的空間還塞進了電子壁爐、烤箱、燃氣灶、洗衣機," 沒有公攤面積,相當于一個單身公寓了。"2021 年 9 月,信鵬坤花了 15 萬買下它,這是他工作 5 年攢下的大半積蓄。

                提車那天,他很興奮,那時他租的房子還有半個多月才到期,但他等不及了,將行李一點點挪進房車里。睡在房車上的第一晚,他覺得這就是自己的家。

                阿秋和房車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也因為房車遇上了愛情。買了房車后,他時常邀請朋友們來做客,房車帳篷一拉開,就是一個開放式廚房和客廳。女孩阿秋 23 歲,高挑美麗,一次跟著朋友來參加聚會,她覺得眼前的男孩獨特,有想法," 他是那種今天想了,明天就會付出行動的人。" 她主動追求信鵬坤,一個月后," 我就跟他一塊來冒險了。" 阿秋笑著說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安家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首先是房車停哪?水電怎么解決?每天下班,信鵬坤就開著自己的另一輛電車在公司附近的各個停車場穿梭考查,就像你每次換房子時,坐在房產中介的小電驢后查看各處房源。

                不是所有停車場都允許一輛龐大的房車停駐。" 你需要跟停車場負責人協商,大家把各種條件,停車費、水電費談好。" 中介工作讓他深諳這套規則。最后選定了一個創業園區的垃圾站旁,離公司只有三公里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說,垃圾站并不臟,因為在創業園區內,幾乎沒有生活垃圾,最多是一些落葉和小石子。垃圾站旁就有水龍頭,只要將車上水管拉出來,接上,5 分鐘就能灌滿 200 升的水箱,能用兩到三天。用電也方便,可以直接用垃圾站的墻插充電。房車生活里最頭疼的幾大問題,一下解決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就是這兒了,他沒有房車駕照,提車那天,賣家幫忙把車開進來,停好。每月,他按協議給垃圾站負責人交水費和電費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從不在車上上廁所,對房車主來說,每次傾倒收集排泄物的黑水箱是個艱巨的任務。他們去園區的公共廁所,離房車 200 米," 很方便。" 只要不攤上拉肚子——比如信鵬坤曾在一個雨夜吃壞了肚子,一躺下又想上廁所,冒著雨跑了三四趟,整個人又困又狼狽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計算自己的支出," 每月停車費是 1200 塊錢,水電加起來幾百塊,每個月的支出比租房子便宜多了。" 賺的大部分錢終于放進自己口袋,也更確認,住在房車上是一筆劃算的買賣。

                問題和狀況也不少。車子的保溫性比不上房子,夏熱冬涼,冬天鋪上電熱墊,蓋兩層厚被子,還能對付。而在今年的史上最熱夏天里,因為墻插電壓不足以應付房車的整車供電,空調制冷能力弱,信鵬坤自己動手給車子貼了保溫隔熱層。結果經驗不足,他忘了在車頂預留排水孔。一天晚上下暴雨,雨水直接往房車里滲,床鋪濕透。兩個人忙著烘干床單,大半夜爬上車頂剪出一個排水孔,折騰到凌晨兩三點才睡下。

                7 月最熱的時候,房車徹底沒法住人,像一個蒸籠。他和阿秋只能把鋪蓋搬到自己的 SUV 電車上,后座放倒,開著車上的空調湊合睡下。他后來又買了放電槍,用電車給房車供電," 現在只用十幾分鐘,車里的溫度就會慢慢降下來。"

                房車停在垃圾站旁邊。

                " 會有麻煩,但每次出現問題,你一點點解決,其實也挺有成就感。" 信鵬坤說。事實上,對于他的新生活而言,漏水、炎熱似乎都只是不值一提的小插曲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 2016 年就到了上海,那時他 19 歲,干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房產中介。他每天從早上 9 點干到晚上 8 點,要打至少 50 個電話,或者帶 2 到 3 組客戶看房。為了方便工作,他租的房子始終圍繞在公司附近。

                剛到上海時沒錢,他和另外兩個人合租,40 來平的房子 4800 元,得擠下三張單人床,每人均攤一千來塊房租。白天各自忙于工作,晚上回來倒頭就睡,鮮少交流,三個人稱得上是彼此 " 最熟悉的陌生人 "。

                干了兩年,他開始自己租房,跟著公司住在上海市中心黃浦區,房子很舊,夏天經常會看見黑亮的蟑螂沿著管道爬上來,屋里的電器動輒是十幾年前的 " 老古董 "。冬天沒有暖氣,空調一開,就發出令人擔憂的呼哧運作聲,仿佛下一秒就要當場罷工。這樣的居住環境,三十來平,租金 3700 元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許多同事會選擇住在 30 多公里外的松江郊區,環境相對較好,同樣的租金能租到面積更大的房子。但代價是,通勤時間隨之拉長,每天需要 6 點多起床,坐一個多小時地鐵,趕到公司打卡。

                再后來,他到了楊浦區,繼續租房。他是個開朗的年輕人,在上海有許多朋友,卻始終有種漂泊感,"(租的)這個地方不是你的,你想在墻上釘個釘子,刷個漆,都得問房東同意。" 信鵬坤說。直到一年前,他買下房車,和阿秋一起搬進來。他覺得自己的生活多了一些可掌控的東西," 就算以后不住了,車子還是在我身邊,我隨時隨地都可以去擁有它。"

                阿秋更是滿意兩人的房車生活。處理房車漏水,忙到凌晨,她會笑著說," 這也是很難得的體驗啊,蠻好玩的。" 她說住在房車里更自由,周圍沒有鄰居,朋友聚會時,鬧到深夜也不會有人上門警告,也不用擔心房東突然就收回了房子," 這個地方是屬于我們自己的。"

                阿秋 17 歲就和另外六個女孩結伴從廣西到了上海。她們一起給人做美容,結伴租房,會在收工后的晚上一塊敷著面膜吃夜宵。后來,小伙伴們陸續離開了上海,回老家,或者嫁人," 只有我留了下來。" 住進房車后,她有了一種更踏實的感覺," 我有一個很好的工作,然后現在我們有地方住,不用擔心被趕,想怎么樣都行,我男朋友在這邊,我生活里很大的問題都解決了呀。"

                但這對年輕人同樣清楚,這也是一種 " 臨時性 " 的生活。沒有人能永遠住在房車上。3 月底上海開始封控時,因為擔心沒法做核酸,車上的冰箱也無法大量囤積食物,信鵬坤和阿秋決定暫時下車,租個房子。他們起初和房東約定,只短住幾天。結果,他們續租了一個月,又續了一個月,直至錯過整個春天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和阿秋計劃著一年后結婚。兩人目前并不操心未來," 想住房車上還是可以繼續住,有小孩了也可以住。你有公司,有工作,交了社保,孩子也是能照樣上學。" 信鵬坤說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在房車里度過 25 歲生日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信鵬坤確信,住在房車上只是一個過渡。" 我可能還是要買房的,只是現在還不滿足上海的限購條件,也不想為了買房掏空兩個家庭的口袋。"

                在信鵬坤看來,他只是理智現實地衡量自己擁有的選擇后,做了自己能做的最好決定," 我買不起房,買個房車也擁有了屬于自己的空間,那不是蠻好的。就像現在上海高檔的房子賣得特別好,因為大家都知道了高檔小區的福利、物業管理都會更好??墒遣皇撬腥硕加心芰?。" 他知道自己總有一天要下車,但下車的那天什么時候到來?他們也不清楚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更愿意分享和記住的,還是在這個 " 家 " 里的快樂時刻。信鵬坤說,買了房車后,他和朋友們相聚的時間更多了,大家都愿意過來找他們玩,車上的帳篷一打開,吃個火鍋或燒烤,就像露天大排檔一樣。還有兩個月前,阿秋特地預訂玫瑰花、彩燈、氣球,將房車里里外外裝扮了一番,為他慶祝 25 歲生日。他最近剛通過 C6 房車駕照考試,和阿秋計劃著,或許可以開著房車去旅行,去新疆或西藏。

                最近天涼了,大家就全堆在房車上只有幾平米的客廳里,吃飽喝足后,開著音響,一輪一輪地唱歌。好像是有點小,有點擠,但朋友和愛人都在身邊,信鵬坤覺得,沒什么值得抱怨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信鵬坤和阿秋招待朋友們。

          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    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         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                訂閱

                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                掃碼分享

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
                ZAKER | 出品

          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                久久久久久TV精品精品免费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dlxn"><nobr id="tdlxn"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tdlxn"><nobr id="tdlxn"><meter id="tdlxn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